调查称“哈瓦那综合征”系俄情报单位袭击所致,俄:无端指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4-04-04 04:52

据《环球时报》援引美联社3月18日报道,美国曾以所谓“哈瓦那综合征”指控有人以声波攻击美国驻外使领馆工作人员,导致美国外交官出现脑损伤。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项长达5年的最新研究表明,这些外交官的大脑并未出现任何损伤。

不过,一份由美国新闻杂志节目《60分钟》、德国《明镜周刊》和专注于俄罗斯的调查新闻媒体《内部人士》于3月31日公布的联合调查宣称,当美国官员报告符合所谓“哈瓦那综合征”的症状时,编号为29155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单位的成员多次在场。

俄罗斯塔斯社报道称,俄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对此表示:“这只不过是毫无根据的指控。”

相关“袭击”或始于2014年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此前关于“哈瓦那综合征”的报道可以追溯到2016年,当时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工作人员报告了无法解释的症状,包括耳鸣、偏头痛、眩晕和认知功能障碍。

此后奥地利等国也报道了具有类似症状的其他美国外交官的病例。

专家们一直在试图确定导致这些症状的原因,一些人推测外国对手可能向美国外交官发射能量波,导致他们患病。

《60分钟》、《明镜周刊》和《内部人士》3月31日公布的联合调查宣称,相关文件显示29155部队的一名成员因研究“非致命声学武器的潜在能力”而获得奖金。而当美国官员报告符合所谓“哈瓦那综合征”的症状时, 29155部队的成员多次在场,或是他们使用了定向能武器。

《内部人士》报道称,所谓的“袭击”可能早在驻哈瓦那的美国外交官出现症状之前几年就开始了,如2014年11月在德国法兰克福就曾发生类似事件,当时美国领事馆的一名雇员报告了类似“哈瓦那综合征”的症状。

《内部人士》将该雇员称为泰勒,称其症状始于强烈的压力感,从躯干开始,辐射到头部和颈部,然后是恶心,接着是“尖锐的声音”。泰勒跑到卫生间呕吐,然后倒在地板上不省人事。 

2014年11月4日,在离领事馆几分钟路程的圣玛丽医院,泰勒被德国医生诊断为前庭神经元炎,症状为突然出现眩晕,伴有恶心、呕吐和血压升高。回到美国后,泰勒被诊断出患有创伤性脑损伤。

泰勒称,自己记得事发前的几周里,在领事馆住宅区的马路对面遇到了一名身材高大、肌肉发达、具有军人气质的男子,他的行为举止可疑。这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穿着休闲便服,在一个住宅单元内踱步,同时检查和拍摄停放的挂有美国外交牌照的车辆。与泰勒简短交谈时,该男子带有浓重的俄罗斯口音,并在交谈后快速离开了。

《60分钟》、《明镜周刊》和《内部人士》报道称,根据照片,泰勒指认叶戈尔·戈尔迪延科为当时自己遭遇的身份不明的男子。据报道,叶戈尔·戈尔迪延科军衔为上校,是29155部队的成员。

报道称,29155部队的高级成员承担了成功测试“非致命声学武器”的任务,并因成功测试“非致命声学武器”而获得奖励。

“非致命声波武器”?

报道指出,美国情报部门发布了一份题为《异常健康事件:潜在因果机制分析》的机密报告,该报告的编辑版本是由律师马克·宰德 (Mark Zaid) 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 要求获得的。超过24名“哈瓦那综合征”受害者的几个 “核心特征”包括:听觉前庭感觉现象的急性发作,包括声音或压力,两者有可能同时出现。有时相关症状仅出现在一只耳朵或头部的一侧;其他几乎同时出现的体征和症状则有眩晕、失去平衡和耳痛。

该报告指出,造成这些症状的一个可能原因是微波能量,另一种则是超声波。两者可以通过耳道或头部的其他部位进入身体,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潜在的破坏——尤其是感知声音和平衡的内耳。

报告称,微波和超声波能量都会损害大脑中的细胞并打开血脑屏障,导致受损细胞中的蛋白质渗漏到脊髓液中,然后进入血液中。这些所谓的生物标记物会在数小时至数天内被人体代谢,这意味着被声学武器击中的人几乎需要在攻击后立即抽血才能发现这种伤害的证据。

不过,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所谓的“袭击”究竟是如何进行的,也不清楚是否使用了多种设备。报道称,限制超声波武器应用的因素是距离,超声波在空气和建筑物内固体中的传播效果很差,这意味着任何此类设备都必须靠近目标,距离不超过10米或12米。另一种形式的定向能量武器则使用脉冲微波能量,它可以传播更远,可以穿透更厚的物质,例如墙壁和金属屏障。

俄方回应: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

《60分钟》、《明镜周刊》和《内部人士》报道称,相关报告记录了许多美国政府的高级职员受到伤害和“失能”的事件,其中一些人遭受了改变生活的伤害,导致他们提前退休或返回美国。

一名患有所谓“哈瓦那综合征”的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告诉《60分钟》,自己感觉就像“牙医在她的耳朵里钻了10次”。报道称,一些受害者因患病需要长期护理。

美国外交协会2022年称,“哈瓦那综合征”严重损害了美国外交官的士气,并影响了招聘。

2024年4月1日,五角大楼发言人萨布丽娜·辛格宣称,一名美国高级官员在参加2023年于立陶宛维尔纽斯举行的北约峰会后报告出现了所谓的“哈瓦那综合征”的症状。

对于《60分钟》、《明镜周刊》和《内部人士》的调查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这根本不是一个新课题。”

佩斯科夫说,“从一开始,它就在某种程度上与指责俄罗斯方面有关,但没有人发表或表达过对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的任何令人信服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所谓“俄罗斯等外国势力使用声波武器”的说法,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者认为,若“哈瓦那综合征”是由外部因素造成,那在这些病例离开当地后,相关症状“应该会消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表示,在据称患有“哈瓦那综合征”的政府雇员中没有发现脑损伤或其他“生物异常”的证据。

尽管这份研究并未直接否认美国情报部门的推测,但据美国五大情报部门2023年发布的分析报告,“境外势力使用武器”之说成立的可能性极低。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